历史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宠妾灭妻?全京城求着我改嫁!在线阅读 - 第355章 盛京起乱

第355章 盛京起乱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青玉立刻就凝起了眉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小姐知晓盛京起乱,定不愿在这个时候离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看向贺兰隽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作为宋惜月的贴身丫鬟,从小与她一起长大,青玉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家主子的性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隽也垂眸看着青玉,忽而勾唇浅浅一笑:“是,你我都知道她不愿独自离开,所以我要你现在就带她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青玉立刻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回头看了一眼马车,沉吟片刻,道:“王爷,若小姐醒后坚持回来,我亦不会劝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她不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贺兰隽示意青玉往后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辆低调但一看就知道造价不菲的马车缓缓停在她们马车后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一个熟悉的人从马车里探出头来,冲着青玉使劲地挥了挥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青玉愕然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桑姑娘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算算路程,你们抵达瑞安府时,阿月应当就能苏醒,瑞安府有宋家老军驻守,应当乱不到那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隽叮嘱青玉:“阿月若是打算独自回京,你便将这封信给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递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若她不回京,务必记住转告她,至多只能在瑞安府逗留三日,三日后必须继续南下,带着宋家老军直抵南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青玉双手接过,规规矩矩地低头行礼:“王爷吩咐,奴婢一定转达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隽点头:“去吧,路上莫要停留,速速赶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青玉不再犹豫,转身踏上马车,迅速离开了此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隽背着手站在原地,直到两辆马车都消失在视线之中,他才翻身上马,扬鞭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就在前方不远处,一辆与宋惜月一模一样的马车正在摇摇晃晃地前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盛京城内,百姓们还沉浸在过年的氛围当中,家家户户走亲访友之时,嘴上总要议论几句这几天盛京闹得沸沸扬扬的各种事。



        包括今日的顾老夫人出殡,都叫众人止不住八卦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顾浔渊是宋家婿,出自宋家军,曾经也是封了威远将军的,怎么会和细作搅合在一起,还搅合的是南疆细作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要我说,说不定那顾浔渊也是南疆细作,早就被南疆收买了,就是为了帮他们那个什么圣女来侵占我们大泽国土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不是说宋家军治军严明,细作无法渗透吗?若果真如此,那宋家军,岂不是徒有虚名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宋家军可是有好几万人,你能保证,好几万人里头,没有一个是鬼的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说起来还是挺可惜的,谁不知道咱们陛下忌惮宋家军,连一品将军府都给赶出了京城,如今宋家军出身的顾浔渊成了南疆细作,指不定咱们陛下又要苛责宋家军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我还听说啊,陛下很是喜欢那个南疆圣女,已经收入后宫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君夺臣妻,夺的还是细作,咱们这个陛下,简直是亡国之君的面相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嘘!嘘!你说这么直白,不要命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盛京街头随处可见百姓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官府的人起初还会哄赶一二,可直到今天顾浔渊当众承认早就知道白娇娇身份之后,消息以爆炸一般的传播速度传遍全京城,官府也沉默了,任由着百姓们越传越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期间亦不乏心思灵活的,跑来官府状告某某某非议皇帝,希望官府治个大不敬之罪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事情上报到京兆府尹孙正时面前的时候,孙正时却也只是摆摆手表示自己知道了,并没有要追究拿人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半天的功夫,那些告状的发现自己状告之人毫发无伤,更是明白了,当下官府是真的不管这些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傍晚城门关闭的时候,不少人已经裹上了金银细软,准备出城避难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盛京城乱成了一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平日里人一多就会随处巡查的京卫军却不见踪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就连往日最是忙碌的皇城司,有人去看,也发现挂了休沐的牌子,一个人也见不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那些没有办法离开盛京的,不知怎么想的,觉得乱起顾府,便又跑去顾府门外大肆喧扰,要顾家人交出白娇娇,交出顾浔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甚至还有人骂宋惜月瞎了眼,嫁给一个与细作相爱也当了细作的狗贼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府大门紧闭,却开了一道小门,门房管事钱天逸走出来,给骂了许久的人送了茶水点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疑惑,有人不解,亦有人不领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钱天逸却耐心解释,温和劝导,对不领情的人,也是安抚为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人问他奉谁之命,他说是宋惜月不忍见大家大过年的感觉憋屈,若是大家来顾府门口骂一骂能舒坦些也好,瓜果点心茶水管够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乎,天刚黑透之时,顾家门外就聚集了人山人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的是来看热闹的,有的是来蹭吃蹭喝的,来骂人的反而少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无论是来干什么的,钱天逸都安排人好好地招待着,甚至夜深了,还安排府上家丁维持秩序,让大家有序退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倒是叫人一时间发不出火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以第二日,就没有人再来顾府挑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那些学子们听闻顾府门外发生的事,纷纷赞扬,寻常男子也难及宋家女之胸襟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皇宫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承贤与白娇娇每一次欢好,身上的情毒就得到三分缓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日纠缠下来,贺兰承贤食髓知味的同时,也终于感觉到自己被情毒影响得几乎转不动的脑子活了过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宋惜月离京次日下午,贺兰承贤同白娇娇欢好后,福公公端来了点心伺候。

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承贤喝了茶,吃了两口点心后,疑惑道:“这几日怎没听闻那些大臣还有宗室的声音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莫不是他们知晓自己不该对朕指指点点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贺兰承贤忍不住又想起了白娇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即觉得自己封她为大泽福女,一点没错,她旺自己!



        福公公低着头,温声道:“陛下是君王,是天下之主,诸位大人虽然有发表意见的权利,但这天下还是陛下做主的,旁人哪敢多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贺兰承贤点了点头,随后道:“话虽如此,但朕还需勤勉,将这几日递进来的问安折子端来,左右此时无事,看着也好解闷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福公公浑身一僵,立刻跪倒在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见状,贺兰承贤这才意识到不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福安,你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的福公公,眯起了眼睛:“朕叫你去拿请安折子,你缘何跪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福公公跪伏在地上,瑟瑟发抖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哪敢说话!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