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科幻小说 - 宠妾灭妻?全京城求着我改嫁!在线阅读 - 第354章 顾老夫人出殡,顾浔渊自爆早知白娇娇底细

第354章 顾老夫人出殡,顾浔渊自爆早知白娇娇底细

    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贺兰承贤立刻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不是昏庸之辈,怎么会认不清自己此时的处境?

        仅仅是因为宋惜月下了一次天牢,皇族宗室都想要他让位了,他此时又怎么可能冒着风险,为白娇娇而赐死宋惜月?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做,我就要你生不如死!”

        白娇娇说着,催动同命蛊,看着贺兰承贤:“我倒要看看,你能忍多久!”

        同命蛊一旦发作,痛楚简直叫人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贺兰承贤疼得在地上打滚,惨叫声不绝于耳,但却始终没有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清楚,若此时真的处死宋惜月,他这个皇帝也做到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同命蛊的痛楚真的太叫人崩溃,贺兰承贤只想立刻结束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朕做!”他凄惨地叫着:“白娇娇,你快停下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白娇娇当真停下了催动同命蛊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因为剧烈的痛楚而浑身脱力瘫软在地的贺兰承贤,白娇娇从地上起来,走到他身边,拉过他的胳膊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胳膊,抱着贺兰承贤的腰,娇声道:“这就对了,只要陛下能给奴家想要的,奴家也一定不会叫陛下失望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贺兰承贤只觉得,在白娇娇勾住自己腰的时候,一股难以言喻的舒爽传遍了浑身,痛楚如潮水一般,以极快的速度退散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寝宫内,很快便响起了交合的欢愉之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白娇娇乖顺地趴在贺兰承贤的身下,感受着同命蛊源源不断的反哺,闭着眼睛伸直了脖子,在窒息的欢愉中抵达了巅峰。

    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举国上下因为陛下的荒唐行径而议论纷纷之时,迎来了顾老夫人出殡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宋惜月自从被放出天牢之后就“病”了,但却一直拖着“病体”操持着府上大小事务,照顾着瘫在床上的顾浔渊。

        文人墨客赞她孝顺贤惠,赞她心胸宽大,赞她贤良淑德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是以,顾老夫人出殡这日,不少人都早早地等在了街头,就想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面容憔悴,身形纤瘦的宋惜月披麻戴孝,双眼红肿地出现之时,不少人看着她的样子,都忍不住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堂堂宋家贵女,竟遭如此算计,一生都折在了顾家这样的人家中,实在是不值!

        顾老夫人出殡,顾浔渊作为她唯一的孙子,就算是不能下床,也是被人抬着一起来送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顾浔渊一直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不能动弹,压根儿不晓得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在一片哀乐哭泣声中睁开眼睛的时候,天上正好下起了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片片雪花落在他的脸上,冰凉的触感叫他脑子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疑惑,下意识抬起手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于担架上支起了自己的身子,往四周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娇儿?娇儿是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对着棺材的方向大喊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见他的声音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在众目睽睽之下,顾浔渊对着棺材呜咽出声:“娇儿,是夫君不好,叫你受委屈了,你别哭,夫君回去就杀了宋惜月那贱妇,将你扶为正妻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皆是哗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啊,他在说什么胡话?他竟然要杀宋夫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你们不奇怪吗?他怎会对着自己祖母的棺材说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可怕!听闻那白氏是南疆圣女,擅蛊会邪术,该不会他是被控制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也不是不可能,这么说来,他也是个可怜人啊,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议论声越来越大,满脸憔悴的宋惜月也从前面走了过来,对着顾浔渊便道:“夫君,我知晓你与老夫人祖孙情深,接受不了她骤然离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今日是老夫人出殡的日子,你是老夫人唯一的孙子,老夫人也希望你送她最后一程,但你若再闹下去,我只能让人先送你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顾浔渊猛地扭过头,恶狠狠地看着宋惜月:“贱人!都怪你!如果不是你,我怎会落得如此下场!”

        宋惜月:“怪我什么?怪我阻止你和南疆细作白娇娇做夫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就是怪你!”顾浔渊大喊:“我当初给你下药,你就该乖乖当我的女人,被我踩在脚下供我步步高升!你千不该万不该,不该发现娇儿的身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被他这么一喊,宋惜月脸色煞白,周围围观的百姓也是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顾大人不是被白氏迷惑,而是一开始就知道白氏的身份啊?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众人愈发觉得宋惜月可怜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宋惜月脸色惨白摇摇欲坠,众人都以为她会受不了这个打击昏厥过去之时,她却噙着眼泪,迅速吩咐抬着担架的人,将顾浔渊送回了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出闹剧很快过去,顾老夫人出殡的路上再无阻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出殡都没结束,这一插曲就传遍了盛京。

        无数人同情宋惜月,无数人谴责顾浔渊,自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葬了顾老夫人,脸色苍白的宋惜月坐上了回府的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坐下,青玉就立刻掏出了粉,替她补了一下脸上被泪水冲得有些明显的妆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忍不住感叹:“桑姑娘这个‘粉底液’和‘粉饼’真的太好用了,若非奴婢亲手为小姐上的妆,奴婢都看不出来小姐敷了粉!”

        听了这话,宋惜月赞同地点点头,道:“桑姑娘的东西虽然贵,但确实物超所值,光是那个梦幻水就不便宜,她虽不说,但记得送一百金给她,不可占她便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青玉点头:“小姐放心,今日出府时候就差人送过去了,算算时间,已经送到桑姑娘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便好。”宋惜月点点头,靠在软枕上合上了眼:“我睡一会儿,到了叫醒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!”青玉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马车晃晃悠悠地走在路上,青玉挑了挑马车上的炭炉,好叫她家小姐暖和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头见到宋惜月身上盖着的毯子滑了下来,正要伸手去给她重新盖好的时候,马车忽然停下,一道颀长的身影忽然从马车外钻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玉吓了一跳,正要说话,却见贺兰隽冲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随后便伸出手,替宋惜月盖好了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些后,他冲青玉使了个眼色,随后离开了马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玉见状,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宋惜月,垂下眼眸,蹑手蹑脚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青玉,盛京起乱了,你现在立刻带着你家小姐南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贺兰隽开门见山,干脆利落道:“栖霞居的所有人已经带着你们家小姐的行李,在十里亭等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