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七十八章 抢个孩子玩儿

第七十八章 抢个孩子玩儿

        t沿着那条冶尘河一路往上,大山之中天地之气变得愈发浓郁,怪不得瀛洲各大山门都将山门扎根这桑山之中,对于南北两大城不屑一顾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地之气谓之玄黄,是天下生灵赖以生存之物,玄黄气越浓郁的地方,各种天材地宝也会越多。以前胡潇潇就对刘赤亭说起过,修士山头儿也要养家糊口,故而占据玄黄之气浓郁的地方,去兴建兽园、药田等地,才能凑合养得起自家修士。



        故而山上宗门都喜欢天才,因为浪费资源最少,成材概率要更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连走了半个来月,总算是见着了一处小镇,舆图上并未标识,因为市面上买得到的舆图,多半都只会标识某处势力的范围,不会对其中城镇标得很清楚,据说是犯忌讳,制图之人不敢。



        虽是海外仙洲,但凡人数量还是极其庞大的,毕竟山上宗门的新鲜血液要靠着凡人输送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骑着玄阳走入镇子,虽只是个镇子,但相比中土一些小城不遑多让,卖什么的都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行人对修士早已见怪不怪,故而刘赤亭牵着玄阳走在街头,也并无多少异样眼光投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寻了一间酒铺,刘赤亭独上二楼,坐在靠窗位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楼下街市有些嘈杂,隐约听见街两边的铺子里,有人互相打招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家狗儿也被送去参与初试了,就是去碰碰运气,实在不行就回来安安分分做生意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对面有人笑道:“狗儿聪明,谁家能出个神仙,不好说的。像我家那妮子,平时大气都不敢出,八成是要被送回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想了想,初试?潇潇没说过这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酒铺小厮端来一碗酒,刘赤亭放下拇指蛋儿大小的一枚碎银子,笑问道:“他们说初试?这是试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厮闻言,笑着答复:“咍,咱们这方圆几百里属于封冶山地界儿,每五年封冶山与半月坡都会在洗尘湖上办上一次收徒大会,满十二岁就可以参与,我们管那个叫初试,过了初试就可以拜入封冶山或是半月坡,看人家挑。入门之后,还有一次复试,要是能过就可以继续修行,若是过不了,就会被派来各处小镇当管事。总而言之,对我们这些人来说,算是一次跳龙门的机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,原来如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封冶山与半月坡,关系还不错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小厮笑道:“是不错,传闻数百年前,洗尘湖主生了俩儿子,后来分家了,一个创建了封冶山,一个开宗半月坡。说到底,两家打断骨头连着筋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聊了几句就走了,这些事情对本地人来说不是什么秘密,也没有什么不好往外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起来,那个季长命拜入了封冶山,马希晴则是投身半月坡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两人,一个西川节度使的私生子,一个是楚王之女,相比自己这个山匪出身,不晓得好到哪里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又打听了一番,初试是在三月初三,时间还算宽裕,刘赤亭便打算去凑个热闹。见过两个同乡之后便一路往东,将阮白所托的信送到之后便直去汤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今年要炼化阳木,跻身朝元四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如今身无元炁,不能炼化诛神杵,否则万一有点儿什么事,那玩意儿也挺好使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碗酒终究是没喝完,倒不是不好喝,他刘赤亭能尝出来个什么味儿?只是实在喝不下了,要是喝了……估计得模模糊糊好半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刚要起身,前方柜台处,方才打酒的小厮偷瞄了刘赤亭一眼,眼神之中多少带点儿嫌弃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颇有些尴尬,脑门一热便端起一碗酒,一口饮尽。

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时他还特意看了小厮一眼,笑盈盈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不起我?你看我喝了没有?



        气势倒是足了,可胃里翻江倒海,都还没下楼便觉得晕乎乎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心一横,刚挣来的面子,要是掉门口……一念至此,他便强撑着跳上玄阳后背,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有点儿晕乎,你稍微走快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得亏玄阳不能化形,否则一定翻个白眼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明明喝不成,酒量差得死,却偏偏要装模作样,还瞄着酒铺就往里走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刚出镇子,刘赤亭便一头栽下,好似一滩烂泥粘在玄阳后背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嘟囔道:“主人,你这酒量得练练啊!你看姓周的,喝酒当涮嘴玩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得……这是真醉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冶尘河边的青石小道是能过车马的,只是路上行人稀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觉睡得天昏地暗,出海以来就没睡过这么踏实的觉。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,耳边突然传来一道稚嫩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大哥?醒醒,你没事儿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也以心声呼喊:“主人,你睡了一下午了,醒醒,有人喊你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这才缓缓睁开眼,只觉得头痛欲裂,单手捂着脑袋,缓缓坐直了身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甩了甩头,低头一看,险些被一双滴溜圆儿的大眼睛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方有个少年人,撑死了十一二,穿着一身明黄衣裳,胸前悬挂一枚长命锁,眼中有着一股子少年人独有的清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一转头,路边停靠着一架马车,有个背刀青年靠着马车静静站着,而另一处,是个丫鬟打扮的女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黄衣少年眨了眨眼,再问一句:“你没事儿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干笑一声,摇头道:“没……没事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便一个翻身跳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靠在马车上的青年笑问一句:“这是喝了多少酒?我们跟你同行两个时辰了,不叫你的话,你恐怕还在做梦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干笑一声,摆手道:“不多……不多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难不成告诉人家,我就喝了一碗酒,然后就醉成这样了?那多丢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黄衣少年咧嘴一笑,轻声道:“没事儿就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,再次往马车看去,背刀青年是个二境修士,那丫鬟也是二境,隐约都有元炁外放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车上还有一道气息,多半是个女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此时,车上突然有人开口,果然是个女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乘风,该赶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黄衣少年哦了一声:“嗯,就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转身之前,他冲着刘赤亭善意一笑,轻声道:“大哥也是去洗尘湖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充满善意的笑容,使得刘赤亭也一脸和善,他微笑点头:“是,有个同乡拜入了封冶山,我正好路过此地,顺便去瞧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黄衣少年一听,脸上竟是露出几分欣喜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们可以同路哎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回过头冲着马车,问道:“娘亲,我们与这位哥哥同路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马车之上并无答复,过了几息之后才有人声传出:“好啊!只要这位小公子不嫌弃我们慢就行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倒是无所谓,反正也就是几百里路程,同行便同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黄衣少年听到车里女子答复,一下子乐开了花儿,赶忙冲着刘赤亭仰起头,开心道:“我叫许乘风,是去洗尘湖参加初试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孩子眼神纯净,也就比自己小四岁左右,刘赤亭扪心自问,自己在这个年纪,远远没有他开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刘赤亭笑着答复:“我叫……卢结实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乌羽门父子之死,稀里糊涂被人安在自己身上,刘赤亭这个名字……也算小有名气了。化名,也是避免节外生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背刀青年与那丫鬟对视一眼,笑而不语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字……还能再假点儿吗?



        算了算了,少爷高兴就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许乘风回了马车,但脑袋一直自小窗伸出,与刘赤亭闲聊几句,同时也在打量着周遭风景,眼神之中充满了好奇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刘赤亭便更好奇了,他不是瀛洲土生土长的么?为什么会这么好奇平平无常的山中风景?



        时不时能在窗户缝儿里瞧见一袭白衣,刘赤亭也不敢多看,只是时不时回答许乘风的问题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后半夜,许乘风实在是困得不行,便缩回了脑袋睡觉去了。许是害怕路面颠簸吵醒孩子,车中女子便轻轻一句:“停下歇息吧,明日一早再赶路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摘下酒葫芦,酒水蘸了蘸嘴唇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嚼着丹药,以心声说道:“主人,后面有人跟了一路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淡然答复:“我知道,醒来那会儿就感觉到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神识到底是个什么,刘赤亭尚且不明白。但是周至圣说过,衍气宗这感气法门,将感官放到最大后,虽然不太能察觉到准确气息,但是人是物还是区分得开的,神识与这感气法门,在这方面来说是相差不大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从醒来那会儿,刘赤亭就知道后边有几道气息一路尾随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方确实有几人跟随,见前方那帮人停下休息,他们便也停下了步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三人,皆是化炁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这破差使,跟了俩月了,可烦死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边有人呢喃道:“我印象中,许家小姐尚未出阁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天光放亮,刘赤亭雷打不动的练拳,可在旁人眼中,这拳法笨拙无比,别说与人对敌了,打蚊子都要被蚊子嘲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车上的女子终于露面了,刘赤亭只是分身扫了一眼,就是一个清秀女子,看面相岁数也不大,也就是二十来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也不算稀奇,海外仙洲,定然有什么驻颜之术,周至圣都三百岁了,不也还是中年模样的大方脸?



        丫鬟搬出一张桌子,还有些吃食。但许乘风时不时就要转头看上几眼练拳中的刘赤亭,眼睛直放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微微一笑,按住少年脑袋,笑问道:“乘风拜入封冶山后,也可以像他一样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背刀青年神色古怪,啃了一口馒头,嘀咕道:“小姐,可千万别像他一样,这拳路笨拙,一眼门外汉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一笑,也扭头儿望向刘赤亭,她是瞧不出个子丑寅卯来,但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别样光彩。



        转过头,女子问道:“乘风,不喊他一起吃点儿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一听,立马起身,小步往刘赤亭那边跑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前脚刚走,女子便放下了筷子,张嘴说了些什么。背刀青年面色立时变得极其凝重,丫鬟双目通红,张嘴说了句话,便猛地转过了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背刀青年深吸一口气,沉着脸问道:“小姐,一个陌路人,如何信得过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重新拿起筷子,桌上就是些寻常吃食,但赶路时尚且能有个四菜一汤的早饭,已经很了不得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没有那么多时候去试探别人的品行如何了,横竖都是一刀,只能赌个万一了。只是……害惨了你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背刀青年闻言,沉默几息,突然间咧嘴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姐这是哪里话?我跟来了,就料想到了后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丫鬟揉了揉眼睛,也咧出个笑脸,轻声道:“都听小姐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刘赤亭刚刚收了拳头,乘风咧出个笑脸,喊道:“卢大哥,吃点儿东西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笑着点头:“那就谢谢你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马车边上,背刀青年立马让出个位置,并笑着问道:“你这拳跟谁学的?这能打到个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干笑一声:“就是强身健体,我这小小二境,能打个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语气带些自嘲,倒是引得众人一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笑着说道:“快吃些吧,既然同行,就不要太客气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:“多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才拿起一只馒头啃了一口,白衣女子便笑盈盈问道:“小公子说有个同乡在封冶山修行,不知小公子,家在何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笑:“西边一处小地方,说出来夫人未必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点头,“这样啊,我家乘风很喜欢公子,在车上就念叨,说想试一试公子坐骑,不知道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并未被人打断,意思已经说得很清楚,等待刘赤亭的答复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转头看向许乘风,好奇问道:“你想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乘风使劲儿点着头,“想!我从来没见过这些,我想试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来没见过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反问一句,同时转头看向了白衣女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放下筷子,沉默几息之后,轻声道:“乘风生来就体弱,一直住在一处高阁之上,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……脚踏实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出生以来第一次?刘赤亭再看向许乘风时,问了句:“吃饱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点了点头,刘赤亭便猛地起身,双手架起许乘风,将其放在玄阳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试试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怪不得他一个本土人却对周遭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拍了拍玄阳后背,笑道:“带他转转,别走太远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点了点头,迈开蹄子就开始狂奔,吓得背刀青年眼皮直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倒是白衣女子,只是回头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她起身走去马车,出来时手中便多了一枚玉佩,是一块儿墨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伸手抚摸着玉佩,沉默了许久,呢喃道:“卢公子,这枚玉佩是我夫君生前随身携带的家传之物,有温养神魂之功效,我……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了,这枚玉佩,还望公子莫要嫌弃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闻言,赶忙摆手,“夫人不必如此,不过是逗孩子玩儿玩儿,哪里需要如此贵重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只见女子一双眸子,直愣愣盯着自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刘赤亭便知道,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挤出个笑脸,缓步走来,双手将玉佩奉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确实是有些唐突,但我也没有别的法子。卢公子与封冶山修士有旧,我只希望你能将乘风安然带去封冶山,届时自会有人重谢公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略微皱眉,“夫人这般,也未必太过草率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初识而已,竟然就敢将儿子托付与我?

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女子又是一笑,突然间抖了抖袖子,露出小臂。她整条小臂爬满了蚯蚓一般的黑色纹路,一路向上蔓延,看经络走向,是去往心室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次去往洗尘湖,绝非我所愿。此地距离洗尘湖不过三百里,再往前,必有人截杀我等。我一介女流,一身修为被这蛊毒蚕食殆尽,能活到现在,不过是为了儿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问道:“你们会如何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于刘赤亭来说,此事多少是有些突然的。但他没问自己会惹上什么麻烦,反而问了他们会如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这一句,白衣女子一下子笑颜展露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细微之处见人之品行,眼前少年,起码是个有情有义之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如何,只要公子将乘风安然带去洗尘湖上,将乘风胸前长命锁打开,自会有人护他周全。届时,自然也会有人接引我们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尚未开口,玄阳便载着许乘风回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端坐玄阳背后,笑得合不拢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回头看了一眼,又道:“玄阳,拉着乘风再逛一圈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他一屁股坐下,拿起筷子吃着残羹剩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怔怔望着他,不知这突然之间的举动,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……确实是被人坑怕了,被人当枪使的事儿,他真不想再做一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玉笔傍身,只要脱离后方几人视线,就绝对可以将许乘风毫发无损地带去洗尘湖。可万一又他娘的碰上个自作聪明的人,算来算去把自己算进去呢?



        第一趟独自远行,大事小事都是第一次,如何行事,他也是摸着石头过河。这才两月光景,踩了多少坑了?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也缓缓坐下,将墨玉放在桌面,轻轻推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夫君是封冶山山主的独子,十二年前被人所害,这么多年我把乘风关在高楼之上,就是害怕有人知晓他的存在。我知道害我夫君的人就在封冶山,故而并不想让乘风认祖归宗。但现在,我瞒不住了。最后几百里,那暗中之人,定然会出手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拍桌子,猛地抬头:“我怎么信你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幽幽一句:“我若不是无可奈何,何必冒险选你一个二境修士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话……倒是让刘赤亭无法反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是啊!与紫菱不一样,眼前女子眼中,我不过一个寻常二境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面无表情,只是一口一口夹着菜,一口一口啃着馒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遇事不决之时,刘赤亭总会自问一番,换成邓大年,他会怎么办?



        邓大哥知道山匪寨里的孩子是魔宗余孽,知道他的爹娘无恶不作,他还是愿意帮那个小山匪,为什么?即便是邓大年,也无法预料到将来的刘赤亭会是什么样吧?他只是愿意相信那个小山匪,会活出一个不一样的人生吧?



        那此时此刻,我刘赤亭也遇见一事,也不知道她口中所说究竟是真是假,我……难道就不能选择相信吗?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玄阳再次归来,女子看了一眼刘赤亭,随即起身走去许乘风身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笑盈盈望着自己的儿子,轻声道:“乘风,我怕你赶不上初试,这位卢公子有坐骑,他带着你,会很快赶到的,娘亲后面到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乘风眨了眨眼,“真的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生下来便住在高阁之上,他尤其向往自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笑着点头:“当然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此时,刘赤亭突然想起邓大年曾说过的一句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觉得世上好人多,那你遇见的便都是好人。你觉得世上烂人多,那你遇见的,多半都是烂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山匪寨里走出的泥腿子,看待这个天下的眼睛,从怀疑在往相信转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摘下酒葫芦,猛灌一口酒,再一伸手,将墨玉抓在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我叫刘赤亭,金刀刘,赤诚之心的赤,亭台楼阁的亭,我知道我还不够资格在名字前加上中土二字,但我刘赤亭是中土人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由始至终,背刀青年与那丫鬟都未曾开口。此刻听见刘赤亭言明身份,两人对视一眼,各自露出一抹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也回头看了背刀青年一眼,笑道:“这位兄台,你说我拳头笨拙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背刀青年一愣,干笑道:“我就是随口一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几步走过去,轻轻按住许乘风肩膀,笑问道:“咱们玩儿个游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乘风眨了眨眼,满脸喜色:“好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刚落,刘赤亭猛地转身,一拳凌空递出。背刀青年面色大变,赶忙拔刀格挡,但拳罡袭来,他竟是没有丝毫招架之力,连退数十步后,猛地撞在一棵大树之上,树干应声而断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刘赤亭一把抓起许乘风跃上玄阳后背,大喊一声:“竟敢嘲笑老子?这小子我带走了,想要的话,拿钱到乌羽门来赎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女子一愣,背刀青年擦了擦嘴角鲜血,也是一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丫鬟眨了眨眼,赶忙大喊:“抢人了!快,快来人帮忙呀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后方三位化炁修士对视一眼,后知后觉齐声一句:“完蛋!快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狂奔而去,许乘风眼神纯净,脆生生问道:“这是什么游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嘴角一挑,“抢个孩子玩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消失在白衣女子视线尽头,她长舒了一口气,呢喃道:“乘风,别怪娘亲,天底下所有的娘,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好好活着。即便以后乘风没了娘亲,也要好好活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「昨晚上喝了个通宵酒……今天状态不佳,更的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(还是六千,没刹住,索性就放在一章了。)」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