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七章 是他?

第七十七章 是他?

        劳什子乌羽门,本来与我也有过节,若不是本事不济,他不来找我麻烦我都要找他麻烦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肩头的伤,便是拜乌羽门所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来时并未与紫菱同行,也不知道那一巴掌有无起到什么作用。若是起到作用了,我一趟桑山折返而来,说不定还会去素月坊瞧瞧。若她还是那般,便没有什么好去的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城中无寒暑,城外也是冬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独身在前,玄阳低头走在后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返回观海城后,刘赤亭本想再去买上一些丹药,但今日行走,不知怎的,路上行人目光有些怪异。少年心说我又不是什么稀罕物,我都换了青衫,不穿草鞋了,还要怎样?



        那双草鞋烂了之后,刘赤亭便再无穿草鞋的打算了,如今身上衣裳还是胡潇潇买的,也就一双黑布鞋,是出海之前自个儿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拐弯抹角,终于是走进了一处丹药铺子,他才一进门,躲在药柜后的女子连忙走出了,那叫一个热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有点儿懵,但转念一想很快就明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必是因为乌羽门主父子之死吧?唉,误会更大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稀里糊涂得了一笔横财,这下子是不缺钱了,故而刘赤亭给玄阳又买了许多口粮。看得出来,人家给自己优惠了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样不行啊!这样,我走哪儿都有人认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于是出门之后,刘赤亭直奔城外坊市,买了好几身衣裳,顺手买了一把短刀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走到僻静处,刘赤亭抬头问道:“能不能变个模样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惊恐不已,“打死我也不变驴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干笑一声,摆手道:“不不不,你把鳞片收起来,其他的倒无所谓。我的剑,你的鳞片,实在是太扎眼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这才点了点头,一身鳞片很快消失不见,转而换成一身青棕色的皮毛,倒像是一头驼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咧嘴一笑,点头道:“不错不错,走,咱们上桑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观海城地处海边平原,再北上数千里便是桑山山脉,刘赤亭并不想乘船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姑娘说她很想看看各洲山山水水,可是她看不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有个少年身上有一本册子,已经写了薄薄两页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山山水水,我代她一看,她在字里行间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沿着那条十字纵道走出观海城,老远便能瞧见一条即将入海的大河。听说这条河的源头处,便是瀛洲那座奇特洞天,名为汤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到时候还得进一趟汤谷,找寻至阳之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骑上玄阳,笑盈盈道:“走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尚未答话,后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:“且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人之气,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扭转回头,却见一身着淡青长裙的女子,其眉心点着一朵梅花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飘飘然落地,神色略显惭愧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要去帮你的,可是……算了,不说这些了。我叫李镜心,是青阿坊主。你应该知道杜柏询尚未死透,你这桑山之行,还是小心为上。从去年起,十洲各大洞天已经无需等待开门,付钱便能进去。但其中凶险,若是非要进去,记得小心里边儿的本地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愣,有些疑惑:“不是说先前数年才开一次门么?哪里来的本地人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镜心笑了笑,轻声道:“去了你就知道了,回程记得来青阿坊一次,有东西需要你帮忙带给小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笑,点头道:“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回程才带东西,这是怕我死在桑山啊?



        辞别青阿坊主,少年人骑着高大驼鹿,一路往北。



        李镜心望着少年远去背影,幽幽一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到四年,他能能破境黄庭就已经烧了高香了,可……黄庭修为,远远不够啊!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二月伊始,素月坊一直未开业,有个紫衣女子回来之后就把自己锁在高阁之上,再未出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蔡休站在围栏处,身边有个青年人说道:“被乌羽门夺去的产业已经尽数收回,已经按您说的,再田边建造宅子,给耕种凡人的月钱不少,日后其子嗣若有修行资质,也会带回来培养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蔡休点了点头,并未言语。但身边青年却又问道:“但……咱们楼里的姑娘,如何安置?她们修为不高,从小学的就是舞乐,离了乐坊,她们恐怕只有沦落风尘的下场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正此时,一直未开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换了一身白衣的女子走到围栏边上,往下看了许久,这才开口:“迎来送往的生意,咱们不做了。至于以后做什么,咱们再论吧。姑娘们若是想去往青阿坊或是留仙坊谋生,我亲自未她们牵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蔡休转过头,不太明白紫菱想做什么,他又怕紫菱不舒服,于是轻声细语问道:“紫菱,你这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缓缓垂下脑袋,苦笑一声,呢喃道:“舅舅,我好累,不想算来算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舅舅,蔡休猛地转头去往别处。边上青年人识趣低头,心中不是滋味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打从妹妹离世,他好多年没听见姐弟二人叫出来一句舅舅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正此时,下方有人喊道:“蔡先生,有人来了,说是……说是郭公子家里的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蔡休抬手抹了一把脸,沙哑道:“你别动,我去,舅舅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缓缓转身,挤出个笑脸,摇头道:“我去,该我承担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她已经迈开步子,往下方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阳在观海城近十年,紫菱从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,家在什么地方,唯独知道他很有钱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瞧着站在门口的一位老者,紫菱张了张嘴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,只是心中那股子愧疚之意,愈发浓郁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长叹一声,几步走到紫菱身前,轻轻拍了拍紫菱肩膀,苦涩道:“收拾少爷遗物的时候,发现了一封……算是遗言吧。他说,他要是有任何不测,我家的产业便交由你接管了。我想来想去,还是了结他的心愿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老者拉起紫菱的手,将一枚玉简塞入其手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望丘城的千年春,现在是你的了。拿着吧,若是想在观海城开一间千年春,传信给我便是,我会差人过来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,老者便转身出门,看样子是准备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一双手臂直发颤,换做从前,她定然会收下这枚玉简,可……此时此刻,她真的没有脸面拿住此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东海名酒千年春,只在望丘城售卖,五百枚白泉的售价,拿到观海城便是五枚青泉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先生,我一直不知道他就是千年春的主人……我也,我也从未喜欢过他,我不能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并未回头,只是说道:“你有这话,我也就不那么难受了。挑个时候来望丘城一趟,酿酒法子我们得传你。你不接手,千年春也就没传人了,这酒也算是东海特有的东西,没了多可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他边走边呢喃,观海城里还是太热了,回我望丘城,雪地里舒坦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观海城里不分寒暑,望丘城中长冬无夏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怔怔出神,她死死攥住手中玉简,郭阳之死,在此刻便成了她一生都过不去的坎儿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强忍着泪水,冲着门外大喊:“紫菱在此立誓,会让千年春一直存在,我……终生不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但老人并未回头,也未做任何回复,只是取出一壶千年春,酒水沿着他的脚步,溅落街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你嫁与不嫁又有什么关系,你只是愧疚,又不是真的喜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王八蛋,亏你家先人,死在外面还要倒贴?你……何必呢?



        那份信里有一句话,看似耍了个阳谋,实际上谁也不知道,郭阳写下那句话时,得有多无奈。



        信里说,家业系我自愿赠予,为我所爱之人,无怨无悔。我知道我可能到死也走不到她心里,但我要是真死了,她每每听见千年春三个字,总会想起我吧?她会为我,愧疚一辈子吧?

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他的目的达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他看不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天观海城东有东风至,有情之风,万里卷潮,犹向东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观海城北去数千里,犹有春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帮着个小村汉子凿出一条山道,前后也不过花费两日光景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汉子时常叹息,仙人就是好,拳头都能开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这样的仙人太少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汉子眼瞅着那位少年仙人放走一只云雀,也瞧见了他写的书信。怎么说呢……本事很大,字太难看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望着少年骑着驼鹿远去,汉子笑了笑,转身回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铺开一张舆图,是在观海城外的坊市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桑山之中,大湖十二处,小湖泊三百处,故而有大湖山的别称。按照舆图所示,沿着前方的冶尘河之上,便能到其中一座湖,名为洗尘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洗尘湖东西各有山门一座,都是三流拔尖势力,山中观景修士至少在四位。



        湖东有座封冶山,湖西有个半月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刘赤亭一身白衣,腰间一侧悬短刀,一侧悬酒葫芦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拍了拍玄阳,笑道:“这不巧了吗?走,去碰碰运气,看能不能见着老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点了点头,往前走了几步而已,刘赤亭猛地皱起眉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连忙往周围巡视,却瞧见任何身影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云海之上,有个白衣赤足的女子骑鹿向东,此刻已在百里之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神色清冷,也未曾低头,只是呢喃一句:“是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