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七十三章 扯来一张假虎皮(三)

第七十三章 扯来一张假虎皮(三)

        今日要出门捉蚌,清清起得极其早。她是孩子里边儿岁数最大的,说话贼管用,说好了给大家伙儿都带来大珠子,剩余六个孩子这才不闹腾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在亭中打坐,她没敢打扰,鬼使神差地就跑到了前院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脑袋转了转,很快就瞧见了正在挥拳的草鞋少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是背着剑吗?怎么练的又是拳呢?



        正想往前走呢,一道紫色身影突然出现,按住清清肩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过去,会伤到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清清抬起头,疑惑道:“我离远点儿也不行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笑了笑,手腕翻转,凭空摘来一片绿叶,随后屈指弹向刘赤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绿叶尚未抵近刘赤亭一丈,便在半空中毫无征兆地化作飞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他或许是个体修,跟咱们炁修不一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但紫菱十分确信,他不是体修而是个剑修!还至少是个五境剑修。



        按住清清脑袋,紫菱微笑道:“刘公子,云舟已经备好了,你跟我弟弟还有清清同行,我与郭公子走一起。近处的岛屿这些年没什么好珠子,咱们走远点,黄昏大概能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刘赤亭正在一遍一遍的出拳,那股子崩劲儿始终无法与拳罡很完美的融会,总是掌握不了其中诀窍,让人甚是烦躁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紫菱开口,刘赤亭便收了拳头,点头道:“好,反正我人生地不熟的,你们安排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转过头,“玄阳,你去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玄阳睁眼瞧了瞧,将头扭去了另一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它以只有刘赤亭听得到的声音说道:“不去不去,有什么好去的,采什么珠子啊?有空学学炼丹不好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唉,跟着这么个主人,挺遭罪的,不晓得别人的灵兽吃的都是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懒得搭理他,爱去不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得空倒是真要学一学,次次花钱买可受不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过了没多久,前后两艘云舟便离开了观海城,前方是郭阳与紫菱,刘赤亭坐在船头,往前看了一眼,笑道:“这个郭阳其实还不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一叹,“可惜,喜欢的是我姐。若是我姐愿意,这样的人做我姐夫,我是不会反对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对人的好不是装出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清清笑脸一皱,冷不丁哼了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回头望去,就在这一瞬间,又瞧见了小丫头眼中一闪而逝的月华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上次是错觉,这次便不可能会看错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抬手按住清清的脑袋,微笑道:“好了,别生气。前面那个穿草鞋的说了一句话,可以用在这里。我们怎么觉得是我们的事情,姐姐怎么做,是姐姐的事情。以前不是也跟你说过,咱们拦不住别人以何种眼光看待我们,但我们不必学者以相同眼光去看待别人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清清哦了一声,也看了一眼刘赤亭,心说这没读过几本书的家伙,还能说出那样的话呢?



        而刘赤亭,则是暗自记下了秋鸿所说,他觉得很有道理。与书上那些个含糊不清云山雾罩的道理不同,这样的话说出来,就很容易听懂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刘赤亭喝了今日第一口酒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她想让我帮忙。但说实话,我真没什么本事可以帮忙的,你们太高看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今日紫菱看自己的眼神都变了,玄阳又说她动了自己的剑,死活拿不动……刘赤亭就知道,这误会太深了,要是不说清楚,容易出事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一笑,没有接茬儿,只是微微抬手,清清便躺在后方,睡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口酒喝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皱眉道:“你这身子跟破棉裤似的四面漏风,还敢喝酒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归说,还是将酒葫芦递了过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他娘别对嘴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翘着小拇指,举起酒葫芦悬空灌下一大口,随后又以无名指擦拭嘴角。

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已经见识过了,但再瞧见秋鸿这女子一般的举止,刘赤亭还是脸皮一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将酒葫芦递回去,秋鸿望着刘赤亭,大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喊一句娘娘腔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,“以前只听说过,见识是你涨给我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笑着往前一步,坐在了刘赤亭身边。刘赤亭屁股一挪,坐去了对面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这比在虱子岛客栈的紫菱,可怕得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倒也不介意,只是轻声道:“我还没清清大时娘就死了,那时候素月坊就被人盯上了,爹爹一直很忙。我多半时间是在乐坊,在女人堆里,自然而然就这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深吸一口气,接下来的一句话,问出来时,这糊涂事儿就算掺和进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乌羽门里不是有观景修士,他们跟你们有什么过节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略显无奈,“传说乌羽门有一至宝,是金乌之羽,乃是大日之精,但不可取用。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说的,我们素月坊有大月之精,只有取得大月之精,阴阳调和,才有可能走进他们乌羽门祖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大月之精?刘赤亭不自觉便转头看向了清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此时秋鸿苦涩一笑,呢喃道:“我从未听说过素月坊有什么大月之精,我们一个末流势力,若是真有那玩意儿,还至于只是个乐坊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修士四境筑黄庭,黄庭修士开宗立派,称为末流,也是不入流。第五境观景,开宗立派则是三流。有一位金丹修士,便可算是二流。五位金丹之上或是有一位元婴修士,便是一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再往上,便是顶尖宗门,也称三壶,必须要有八境修士才算。分别是昆仑墟玉京门,蓬莱丘九源宫,方丈岛散人谷。胡潇潇曾说,传闻聚窟洲深处的虞渊有位八境妖修,但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瀛洲,举洲尚无一流势力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沉声问道:“当真没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正色道:“当真没有!除非……除非我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秋鸿苦笑不已:“昨日那封信,我若写上我的名字,就算是愿意将大月之精交出去。说实话,我是想交出去的,但我真的没有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我信你,但乌羽门肯定是不信的,你打算如何破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摇头道:“不知道啊!但你不要多想,我跟你说这么多,是不想你这种愿意路见不平的人被我姐算计,她为了保住祖业,已经……有些魔怔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哑然失笑,“这点看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没过多久清清就醒了,有些不该说的,便不再提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待到黄昏,两艘云舟先后落在一处岛上,城外果然也是冬天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阳屁颠儿颠儿地跟在紫菱身后,去岛上唯一一处屋子,交了一枚泉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交钱时可乐呵呵,但瞧见刘赤亭时,便冷哼了一声,随即扭头儿看向别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人,还真记仇啊!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笑盈盈走来,往海面看了一眼,笑道:“我跟郭公子在南岸,清清,你跟着坊主和刘公子去北岸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清清使劲儿点头,“嗯,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则是满脸疑惑,“夜里采珠?那个……怎么采?找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郭阳撇着大嘴,一脸嫌弃,“当然是去海底采,难不成你喊一声,珠子会自己出来?秋鸿,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防备着点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喝了今日第二口酒,笑盈盈道:“紫菱姑娘,你也防备着点儿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便扭头儿往北,郭阳破口大骂:“小王八蛋你说什么?我有什么可被防备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哈哈一笑,甩去两张符箓,在刘赤亭与清清背后各一张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避水符,一次下水至多半个时辰就要上来换气,清清到时候跟紧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便又咳嗽了好一通,刘赤亭没好气道:“你就算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摆摆手,“无妨,我想着采珠,十几年了,现如今终于有机会,当然要下去瞧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南边海岸上,郭阳自水中飞身而出,抱着三只大蚌,兴高采烈地跑到紫菱身边,结果姑娘微微一皱眉,他二话不说,转身再次进了水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噗嗤一乐,对这个追求自己近十年的家伙,有时也挺无奈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郭阳入水不久,一道身影飘飘然落在紫菱身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紫菱甩出一张符箓,深吸一口气,沉声道:“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反观北边儿,刘赤亭入水好半天,倒是开了不少蚌,但个头儿都不大,珠子只有拇指尖大小,好在是都散发着阵阵荧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笑个不停,某个姑娘说想在观海城采珠已经很久了,就是没机会。以后她要是看见这珠子,定然很高兴。这些珠子,已经够做个手串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要是能寻到几颗大珠子,那是最好不过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突然皱起眉头,与此同时,秋鸿与清清同时钻出水面,病秧子咳嗽个不停,气都喘不过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苦笑不已,问道:“收获如何啊?海底阴暗,我这身子已经遭不住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询问了一句:“你带了人来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立刻皱起眉头,可未曾开口,以道灰衣身影便凭空出现在几十丈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最先转头看去的,反倒是刘赤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灰衣人伸出双手拍了拍,笑道:“秋鸿,你这四境也太不中用了,居然被个二境修士先发现了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秋鸿只是抬眼望去,不禁又是几声轻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少门主亲至,也太瞧得起我了。能帮我拦他片刻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句,自然是对着刘赤亭说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嘴角一抽,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?我他娘就是因为被四境修士盯上了才与你姐做了一番交易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灰衣人单手负后,一脸讥讽,“就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背后那只手猛地向前甩出,一道飞梭划出一道金线,不足一个呼吸,便已经绕到刘赤亭身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拦我三息,我就算你厉害了。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轰隆一声,飞梭划来之时,那处哪里还有少年身影?



        只在瞬息之间,刘赤亭一拳递出,明明没有打到灰衣人,却愣是使其连退三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抖落几张符箓,扭了扭脖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三息,这会儿就过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「还有,但要下午了。」

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