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四十二章 未名之冬

第四十二章 未名之冬

        <此地唤做梅山,本地人一般称之为梅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登山路上,高处站立一位方脸中年人,路上雷霆攒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的剑之所以霸道,这好似要毁天灭地的雷霆便是最好的解释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气的眉头皱作一团,可此时已经被定身,动弹不得,也说不出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听见了那句话,秦秉与陆玄自然也听见了。相较于两个身强体壮的,陆玄这个文弱书生自觉地自己后背凉飕飕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一双能看未来片段、察修士气机的眼睛。上方那人一身正气,正的……有些发邪。只是一眼而已,陆玄便知道,此人即便放在海外,也会是极其了不得的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怎么能惹上这种人?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以余光扫了一眼陆玄,那会儿不是很冷静么?这会儿怎么就满头大汗了?



        也懒得计较了,毕竟得了人家好处,再去阴阳怪气几句算怎么回事?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上面这家伙,未免太无礼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前辈,在我家门口摆这么大架子,合适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茅屋外边儿,方擘本来还悠哉游哉的,听见自家徒弟这句话,一口好酒纯纯浪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死孩子,你招惹那周驴作甚?人家跟自个儿未来弟子闹着玩儿,你搭的哪门子茬儿?



        想到此处,方擘一步迈出,瞬息之间便到了秦秉身后,照着其屁股就是一脚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朋友交的可真快,滚蛋!瞎掺和什么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一个踉跄,但是没倒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陆玄九一直盯着刘赤亭,那家伙,此时也终于是开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陆兄跟着秦秉先让开吧,这是我跟他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擘一笑,“好小子,有种,干他狗日的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归说,干得你去,我可不敢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手按住一条胳膊,只轻轻一跳而已,局中人立时变作旁观者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已经看了周至圣许久,见此时再无旁人,周至圣便再次开口:“给我你的选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那段光阴并不长久,可是刘赤亭想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缓缓抬头,直视周至圣,丝毫不惧周至圣的恐怖气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年我即将十一岁,上山采药遇见了邓大哥,邓大哥身受重伤。三年间邓大哥只提起过一次他的师父,他说他有个很好的师父。邓大哥教了我很多东西,开始练拳之后我才知道,原来三年间他一直在教我修行。后来,为了救我,他跟老郎中都死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刘赤亭沉声问道:“遇到潇潇之后,我才知道他是被师门流放的,我想问问你,他被流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面色一样难看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闭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嗤笑一声,又问:“他身受重伤,一日不如一日的时候,你在哪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还是简简单单两个字:“闭关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讥笑一声,竟是迎着狂暴雷霆,拾阶而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配不配的上那把剑,你说了不算,可你肯定是不配有邓大年那么好的弟子的。你给的两个选择我都不要,无需你帮忙我也活得下去,刘赤亭虽然贱命一条,却也不是谁想拿就可以拿的去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即便无法说话,却还是咧嘴笑了笑。



        边上石台,陆玄拍了拍秦秉后背,问道:“别担心。不会有事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与刘赤亭一样,陆玄也极其冷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次方擘权当没听见,扭头儿找酒壶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没读过多少书,说话磕磕绊绊的小子,说出来的话一点儿不霸气,却又皆是发乎内心。



        瞧那周驴,被几句话戳肺管子了吧?



        果然啊!诚字是当头一剑,杀力极高!



        一门心思奔着做道德无瑕的剑圣的周至圣,面对这个他瞧不上的少年人,也会有些自惭形秽吧?



        铗山周至圣,剑术极高,但从不率性自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在此时,高处剑客不知突然发了什么疯,一言未发便化作雷霆剑意猛地落在刘赤亭面前,以一把木剑压在刘赤亭头颅,开口之时语气冰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到底,你不还是贪那把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擘眼皮直打颤,周至圣犯什么病?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下这般狠手作甚?



        “愣着作甚,那不是你朋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陆玄压低声音说道:“咱们连他衣角都沾不上,这样也还要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拔出铜锏,撇了撇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能万无一失?等做好十全准备,吃屎都赶不上热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秦秉一步跃起,才做了个挥舞姿势便传来一声轰隆巨响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陆玄低头看了一眼,略有些无语。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干咳一声,苦笑道:“你说得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确实连衣角都沾不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刘赤亭的双腿不住的打颤,抖个没完没了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木剑仍旧在往下压,周至圣语气冰冷且平淡:“你心机很重,姑且算你聪明,所以你明白没有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双目通红,方才一瞬间,看似轻飘飘的木剑带着千钧巨力落下,周遭那股子雷霆甚至压的他连胳膊都提不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引以为傲的神力在这等大修士面前,简直狗屁不如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连直视周至圣都做不到,硬撑着不跪下,已经是极限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深吸一口气,沙哑道:“明白,你做不到对吗?又或是不敢?不敢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句话好像戳中周至圣痛处了,方擘赶忙朝着胡潇潇跑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犟驴怎么回事?几百岁的人,跟个孩子过不去干嘛?那小子也是个犟种,说话平平淡淡,全他娘是钝刀子。他周至圣自行流放至此为弟子收尸,当然是后悔当年未曾出手阻拦了。你说他做不到也好不敢也罢,不是照着他的脸狂甩巴掌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奇了怪哉,他周至圣极其爱惜名声,当众对一个一境巅峰出手的事儿他怎么干的出来的?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秦秉从地上人形大坑之中爬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高大少年呼吸沉重,低头看了看手中铜锏,嘀咕一声:“这他娘什么境界啊?吓死我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嘴上说着吓死了,却还是提着铜锏,迈着沉重步子往周至圣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对秦秉印象极好,秦秉对刘赤亭又何尝不是?



        我秦秉又不是傻子,匡庐山上他本来是打算用我好好练练手的,是听见那个大方脸说我会死,这才不再留手,算是下了狠手。渡江船上,他已经有意帮陆玄,不着急给答案,是要确定陆玄为何被追,弄清楚一时之间的善恶罢了。后来瞧见三岛印信,虽然是为了不让我再烦胡潇潇,但那可是三岛印信,他不光没有任何贪念,还先为我讨要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他没见过世面,尚未长出一颗“黑心”。但对秦秉来说,两人已经是朋友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陆玄有些无奈,冲着秦秉喊了声:“有用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淡淡然一句:“可以没用,但不能不去,你不是说交个朋友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陆玄已经想了数个典故,打算好好劝说一番的。结果这平平无奇的大白话,硬生生堵住了他的嘴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读书人长叹一声,撩起衣袍,大步迈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真是蠢得可以,我也蠢得可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周的!你敢再欺负他试试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清脆声音传遍山野,除了刘赤亭之外的人皆转头看去,却见胡潇潇单手握着一把剑,眉头扭在一起,看样子生气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周至圣也只是浅浅望了一眼,紧接着所有人便都无法动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手中木剑重量又加重几分,伴随一声炸裂响声,刘赤亭猛地单膝跪下,将地面敲出几条裂缝,蛛网一般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那是你的剑吗?那你喊它,若是它来找你,说明剑确实是你的。要是剑不来找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周至圣猛地低头,胡潇潇手中的剑,不知何时,已经握在了刘赤亭手中。而爬满山路的雷霆之中,竟是充满了寒霜,就连地面都在一寸一寸被寒气腐蚀。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手臂略微一颤,当然没人察觉到。他一双眼睛死死盯住未名,张了张嘴却又没能说出话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刘赤亭却手持长剑,重新挺直了身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长剑,不觉眼眶有些湿润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周遭雷霆瞬间消散,寒气重回长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一瞬间发生了什么,唯独陆玄感知到了些。是感知,而不是看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将未名绑在身后,抬头问道:“我是它的主人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同样收起木剑,随后缓缓转身,迈步往高处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这里,你还是配不上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几步跑过去,张开双臂拦下周至圣,皱着脸大声问道:“你干什么?他是邓除夕给你选的弟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要收他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要拜他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两句话,两人几乎同时说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脸黑线,我才不会拜这样的人做师父,自负到了极点!

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给对方的印象,都不太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气得胡潇潇直跺脚,不敢骂周至圣,我还不敢骂你刘赤亭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她伸出白皙手指冲着刘赤亭大喊:“憨货,你闭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随后才可怜兮兮看向周至圣,噘着嘴问道:“师父,你答应我的事情呢?不会要言而无信了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摇头道:“我只能带你们去那些地方,能不能拿得到,要看他自己。另外,我是不可能收他的,若是食言,我一辈子不喝酒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呵呵一笑,“我若食言,一辈子不吃肉!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与陆玄对视一眼,都很无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咱多余掺和,这不就俩犟驴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周至圣凭空消失,秦秉也收起铜锏,凑过去问了句:“方才那股子寒气怎么回事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微微摇头,“不知道,好像……我的剑能感觉到我的心情,我有点儿生气,它就这样了。倒是这位读书人,看不出来啊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陆玄微微一笑,实话实说:“交朋友嘛!样子总要做一做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秦秉哈哈一笑,“喝酒去?不行咱仨结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刘赤亭!你给我过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怒吼,刘赤亭嗖一声便跑出去,稳稳停在胡潇潇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咋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女黑着脸将一枚药丸子塞入刘赤亭嘴里,冷声道:“我要你跟他学剑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?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皱着眉头一脸嫌弃,“不学,他愿意教我也不学,何况他肯定不愿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结果一只手已经扯住一只耳朵,“你再敢说不学?教不教用不着你管,我自有办法,但是你得学!不然你对得起邓大年的剑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提起邓大年,刘赤亭突然一阵恍惚。



        沉默片刻后,他呢喃开口:“方才……我听到邓大哥的声音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就是寒霜散开的一瞬间,刘赤亭听见了一道熟悉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传说未名有春夏秋冬之分,师弟,还不错嘛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无人告诉他,可是刘赤亭感觉得到,那是邓大哥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句话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在方擘看来,这就是一场闹剧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经沉了下来,四个年轻人在外边儿叽叽喳喳,他提着两壶酒,进了一处茅庐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擘手中有一份书信,是三十余年前邓大年留在此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进门时,方擘长叹一声:“你猜得也对,邓大年知道自己只有三十余年的寿元,他当时留下这封信,想必是笃定他的师父总会为了他来一趟流放之地。呐,酒是当年他亲手所酿,就留了两壶,还有这封信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擘缓步退去,周至圣看着眼前两壶酒,沉默许久后,终于是拆开其中一壶灌下一大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拆开信封,简简单单几行字罢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终究还是来了,在铗山与大年之间,师父总算选了一次我。我明白师父担着的是一座铗山,我也从未怪过师父。未来百年会是中土千年以来的大世,这里挺好的。或许有朝一日,姓名之前冠以中土的就不单单只是吕岩、陈图南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也就在胡潇潇面前会有个笑脸的中年人,此刻两行浊泪止不住的往下掉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读到信上最后一句时,他好像能看到一个潇洒青年,桌上点着一盏灯,放着一壶酒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弄丢了师父的好徒弟,我想我能还给师父一个更好的。我想,我能改变未来的师弟,未来的师弟,也将会改变师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合上信,周至圣还是伸手擦了擦眼泪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打小养大的弟子,儿子一般……岂能不心疼?



        孩子啊!你到底瞒着我什么啊?多大的事情,连我都不能说?



        那刘赤亭身上有古怪,极其古怪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分明资质平平,却偏偏拿得起未名,就连邓大年都从未用出的寒霜都被他无意之间用出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未名不是无名,只是未命名之。有名之时,只在出剑那刻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斗寒峰藏剑阁有记载,未名在祖师手中,分春夏秋冬。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