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三十章 这是你师兄留给你的

第三十章 这是你师兄留给你的

        正月风雪二月花,刘赤亭早被江边寒风灌饱,却总不敢追上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有着一双桃花眼,却没有丝毫媚态,反倒是带着几分纯净。她的眼睛与她的娘亲极其相似,唯独少了几分媚态。因为,



        此刻她略微噘着嘴,气呼呼的,倒也有几分可爱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办,先前试过了,心里想过许多由头儿,能搭茬儿的那种,但心里理的清楚,到嘴里之后就又成了一团浆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给自己下的结论,是读书太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浔阳紧挨着大江,从下船地方绕了个弯儿才算是到了浔阳地界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前方姑娘两条眉头转着弯儿的拧巴,真想回头骂一句榆木脑袋,又怕主动开口会跌份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在是我生气,想让我消气,你总得给我个台阶儿吧?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后面有什么用?

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不分大小,心思总是灵活过男子的,只要愿意,什么法子都想得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轻哼,多是鼻音,伴随的是胡潇潇的略微踉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方少年赶忙一个箭步上去扶住少女,“怎么回事,是在江上用了元炁,牵动体内暗伤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将胳膊抽出来,皱着眉转手一把推开刘赤亭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你管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怎的,刘赤亭看着那张皱眉小脸时,嘴里蹦出来一句:“我错了,不要生气了,走了这么久了,不然我背你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姑娘哼了一声,扭头看去另一边,可是嘴角怎么就那么难压下来?



        咬了咬嘴唇才拉平了情绪,旋即轻飘飘一句:“呵,你刘大侠哪里有错?练拳几个月而已,都能打杀二境大虬了,我哪里敢让你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某人竟然取出一张薄饼,结果胡潇潇脸色更难看了,冷冷一句:“不好使!山珍海味都不好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张饼就想打发我?你想得美!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张了张嘴,终究还是问了句:“那怎么才能不生气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嘴角一挑,却及时压下,转过头后的那张脸,还是冷冰冰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机会!你再敢惹我生气,我再也不会理你的。不行,我得与你约法三章,不,三百章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音才落,刘赤亭放下包袱,开始翻找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一愣,疑惑道:“你找啥呢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本正经道:“三百章呢,我怕你记不住,我帮你写下来,不过……我不会写的字得你写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副认真模样,终是使得胡潇潇没憋住,双眼不觉一眯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死憨货!故意逗我是吧?

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不用写了,我一下想不到那么多,想起来再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还是先说了两条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一,以后不管跟什么人动手,都要留有退路,不能拼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,以后邓大哥说的得给胡潇潇说的让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能咋整?满口答应呗!



        但其实刘赤亭想告诉胡潇潇,他没有退路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以前老郎中教自己,凡事保命要紧,只要能活着,怎么都行。在遇到邓大年之前,他也确实是这样的。但他也同样付出了代价,代价就是……童年时自己闯的祸,害死了别人。前些年自己的懦弱,害死了那个姑娘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来,刘赤亭曾问邓大年,他的剑为什么没有剑鞘?邓大年只是笑着答复,他的师门有两把剑是没有剑鞘的,其中一把就是他手中的剑。没有剑鞘,因为不想留有退路,如此便能一往无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肉轿子再次出马,胡潇潇是真的不愿意走路了,打小儿就这样。被逼无奈逃了出来,这是她走的最多的路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几十里地,不算远,但刘赤亭走得慢,故而到了黄昏时分,才进浔阳城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现今江州治所也在浔阳,城池不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分明是正月里,这城里怎么如此冷清?倒是能看见几十里外的匡庐山,山巅白雪皑皑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吃个饭都没地方去啊!



        奇怪的是,不管大小宅子,透过门缝儿看进去,院子里都铺着青石板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地百姓这么富的吗?

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逮到一人,刘赤亭赶忙上前,抱拳问道:“这位大哥,请问高家在什么地方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人闻言,一脸嫌弃的摆手,刘赤亭也不好拉着人,只好继续找寻路人询问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都从北门转到了南门,愣是没瞧见一个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胡潇潇冷不丁一句:“进城时,没看到我俩的海捕文书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摇头道:“特意看过,没见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那就怪了,即便没有这憨货的,怎么会没有我的?晾那道人也不敢将我跌落悬崖生死不明的消息传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往前走了几步,终于是瞧见了个老妇人,刘小亭赶忙上前,轻轻抱拳,问道:“老婆婆,打扰您了,我跟妹妹自北境来,受人所托送东西。可是不知为何,大家提到高家之时,都不愿开口,实在是没法子,老婆婆能不能指指路?给个方向就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瞧着七十来岁的老妇人,听见高家二字,瞳孔也是缩了缩。但她又见问话的是两个孩子,这才长叹一声,压低声音说道:“孩子,你说的高家,应该是匡山莲花峰下的那个高家,往南走,打听莲花峰就知道了。只不过……东西送到,就赶快走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便作势离去,刘赤亭一脸疑惑,胡潇潇也是差不多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赶忙又问一句:“老人家,高家是有什么事情吗?我跟妹妹的的确确是自北境而来,走了大半年了,对那高家也不熟悉。先前碰到一位大哥,提起高家他也是避犹不及,当中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妇人摆摆手,“不知道,别问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歪着头,呢喃道:“看来这里面有事儿啊!咱们还是赶快走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应了一声,刘赤亭背起胡潇潇,便运转热息,往南狂奔而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身有千斤,如今刘赤亭已经习惯了,不到半个时辰就跑了近四十里地,况且有体内热息游走,他也不觉得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远望匡庐,胡潇潇眨了眨眼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海外对于陈图南与吕岩的传说颇多,陈图南倒是没闹出过什么大动静,但吕岩问剑铗山周至圣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,那场问剑结果如何并未传出,但坊间传闻,吕岩不敌周至圣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有一件事是人尽皆知的,吕岩在终南得遇苦竹真人,出海百年第一次重返中土,便是在这匡庐山中修行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而如今的吕岩,与爹爹同境,都是金丹修士啊!记得小时候听爹爹说,论剑术,吕岩或许会差周至圣一着,但论所结成的金丹,吕岩当世第一,实至名归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番打听之后,终于是寻到了高家,也确实是在匡庐山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远远看了一眼,刘赤亭又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宅子啊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翻了个白眼,开口道:“第三条,以后见着没见过的事儿,要镇静,不可以这样,会让人瞧不起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哦了一声,心说你不会瞧不起就行,管别人怎么看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远远就瞧见一条自莲花峰而下的小溪,本来是直的,但到了高府之后,却忽然拐了个弯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看什么都稀奇,没忍住就多看了几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刘赤亭便背着胡潇潇,到了高府不远处。大门前方,铺设的也是青石板,与来时路上所见的一模一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本想迈步上前,身后姑娘却双手将刘赤亭脖子一勒,一本正经道:“刘赤亭,你想清楚了,那把剑已经认你为主,我们两个的玉笔可关系着你的命,你真要将东西送出去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没想这种事?



        可他沉默了片刻,终于还是咧出个笑脸,轻声道:“潇潇,我答应过邓大哥的,不管怎么都得先送到,之后再借再买,那是之后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高家就在眼前,从去年七月到如今,过去了半年光景了,总算是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那无论如何,都得先去先去瞧瞧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远看之时倒是没有瞧见门外站着许多人,走近一看,这才发现,高府之外,竟有官兵巡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天色已暮,身后突然有一架马车疾驰而来,与二人擦身而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马车停在高府门前,下来个一身官衣,挺着大肚腩的中年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门口有个衙役小跑过来,一脸焦急:“哎呦喂,县尊你怎么才来?使君已经进去快一个时辰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未曾想中年人下车之后,一脚就将衙役踹翻,拧着脸破口大骂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败事有余的玩意儿!你不知道这里的事儿吗?带他来这里作甚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衙役一脸委屈,“县尊啊!使君自己要来的,我哪里敢拦着呀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人冷哼一声,跑起来身上的肉直晃荡。



        片刻之后,他终于是到了后院溪边,却见一身粗衣的新任江州刺史、奉化军节度副使,坐在小亭外长凳上淋雪,有个头发花白的男子在亭中笔走龙蛇,像是在作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县令小跑过去,老远就拱起手来,“使君啊!下官来迟,还望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那位副使摆了摆手,压低声音道:“勿扰高老作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但此时,院子外面传来了几道声音,像是在呵斥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副使一皱眉头,沉声道:“袁县尊,是你的人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县令恼怒至极,心说这帮不长眼的,干啥呢?



        赶忙差人出去看了看,那人很快回来,身边还跟着高府老管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管家穿着一身蓝缎褂子,头发花白,看模样与亭中老者岁数相差不大,但要更壮实些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迈步上前,抬手作揖,轻声道:“家主,外面来了两个孩子,说是受人所托,送剑至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风雪之中,副使猛地起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小亭里,作画之人手中笔也是一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张了张嘴,声音竟是有些发颤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请!不,我去迎!快让人收拾出来住处,把西跨院收拾出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人压根儿就没理会亭子外边儿两个当官儿的,在管家搀扶之下,用他能走出的最快步子,往外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袁县令刚想开口,却见那位副使竟是与先前老人一样,神色激动,大步流星往外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禁心里嘀咕,这高家主怎么回事?儿子尸身在义庄放了半月了不见去收尸,夜里常有人往院子里扔大粪他都不理会,怎么两个孩子登门,他变得这般激动?

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位新任使君,从前奉化军节度使是齐王遥领,如今这位节度副使还兼着江州刺史之位,手下一万大军,把控洪都、江陵等地咽喉,北望南平,西据楚国,可谓是位高权重了。可他为什么会这么激动?



        高府大门,白发老者挣开管家,踉踉跄跄朝着刘赤亭与胡潇潇走去,险些滑倒在了雪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赶忙取出那把剑,又摘下胸前玉笔,小心翼翼的用双手拖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此时此刻,他满脑子都是邓大年。或在抓风,或在闲聊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觉间,少年人已然双眼通红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受剑客邓大年所托,送剑与玉笔至此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者颤抖着手臂,轻轻抚摸着那把剑,双眼噙着泪花,却又是一脸的笑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刘赤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老者把头扭去一边,擦了一把浑浊泪水,沙哑道:“我邓大哥……是已经去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许是眼泪能惹眼泪,少年人低头把泪水擦在胳膊上,声音不觉沙哑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本就病重,后来为救我而死。邓大哥很早就告诉我,让我帮他东西来此。我走了半年,今日才到,还请老人家接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抿着嘴,有些气愤,却也……有些庆幸。



        山匪窝里长大的孩子,虽然一路所见只是这天下的一角罢了,却也不是从前的他能想象的。他明明已经知道了这把剑与玉笔的价值,却并未想过据为己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气愤在于某个憨货竟是把这么好的东西,说递出就递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庆幸在于,即便是见识了天下一角,刘赤亭依旧愿意信守承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此时,高老将刘赤亭的手拉起了握住了肩膀,泪未干的脸上,却是春日般的暖阳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孩子,收起来,这是你师兄留给你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此时,大门处走出个中年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浑小子!活着就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