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二十四章 风雪夜里江畔客栈

第二十四章 风雪夜里江畔客栈

        沿着一条小河南下,黄昏时分,便能到夔州。



        舆图所示,这条小河为梅溪,沿河便到夔州后即可乘船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行至夔州已近黄昏,到了人多处,胡潇潇便将两个小家伙收了起来,免得又遭人惦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腊月风雪江堤,天色昏暗,但江水清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头一次瞧见如此大水的刘赤亭,几步一转头,多少是有些震撼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掩嘴一笑,轻声道:“刘大哥,入冬是枯水期,待到盛夏汛期,怕是得有千丈宽呢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有些不高兴,暗自掐了刘赤亭一把,压低声音道:“能不能不要这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让人家瞧不起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也不是在乎什么脸面,有里子的人才不会在乎别人强加来的面子。只是刘赤亭被人小觑,她就是不太高兴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也发觉自己方才笑得不合时宜,便忙说道:“刘大哥知道白帝城吗?我们坐船得去那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哦了几声,骨子里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哪里那么好掩饰过去?至于白帝城,真没听过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是离着不远,很快便寻到了渡口。陈远上前打听了一番,回来时面色却有些落寞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过年了,最快的船都要等到明年初一。走去不划算,即便是初一走,到达江陵府也比咱们步行要快很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呢喃道:“是啊!千里江陵一日还,到广陵也至多就是个十多天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叹道:“那也没法子,不过这都腊月二十五了,也等不了几天,找个客栈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乱世之中,却也要过年了,还算热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客栈几乎都关门了,唯独江堤一处名为还恩的客栈还开着门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层楼,朝向与其余铺子差得极多,大门是正对着下游那处叫做夔门的地方,只不过被江中一处岛屿拦住了部分视线,徐景芝说那便是白帝城,上有武侯祠,蜀汉君主曾在此托孤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句扶不起的阿斗,刘赤亭终于是听说过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才走到门口,里边儿便走出来个素衣妇人,圆脸,系着围裙,倒像个厨娘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呦!这哪儿来的贵客啊?快快快,负熊啊!帮几位贵客坐上热水,沏壶热茶暖暖身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迈步进门,上下打量了一番,倒是干净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四间房,我们等船,所以住到初一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楼上走下来个少年人,与徐景芝差不多年纪,穿着一身白净衣裳,瞧着瘦瘦白白。只是……这头发怎么卷起来的?眼珠子还有一丢丢泛蓝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更不用多说,还没见过这样的头发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妇人见状一笑,“咍!我家负熊祖上是波斯人,他们都长这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有些腼腆,点了点头之后就去忙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客栈倒是也大,说是有五间空屋子,可以挑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与胡潇潇的屋子自然挨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收拾了一番,吩咐掌柜做了几个简单的菜,几人便坐在楼下吃饭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负熊端来一盘鱼,怯生生道:“我跟干娘吃鱼,有多的,这个不要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妇人端着自己的吃食出来,笑着说道:“靠水吃水,我们这里鱼不值钱的,冬日里不好捞,却也不算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做生意的就是健谈,刘赤亭才吃了几口米饭,便听见妇人又说道:“这兵荒马乱的,几位坐船是要去吴楚一带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远双眼不觉一眯,却又笑盈盈问道:“店家如何知道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妇人摆手道:“兵荒马乱的,都往南图个安定。就是古来岭南荒芜,比不上咱们蜀地与关中富庶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答案,陈远这才安心吃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负熊时不时就回头看向几人,目光多数落在胡潇潇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门外风雪呼啸,夹杂着江水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往门外看了一眼,呢喃道:“这夔门,是人凿的吗?怎么像是被人用什么砍削出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咽下一口米饭,微笑道:“刘大哥,由此地至江陵,一路风景绝好。三月时下扬州,一路风光更好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呢喃道:“总觉得,像是有人持剑劈砍而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陈远言道:“下游确实有一处斩龙台,许是当年斩龙人斩龙所致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,门外狂风一阵怒号,负熊手中筷子竟是被吓得掉在了地上。少年人赶忙拾起筷子,夹在腋下蹭了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就一直看着门外风景,可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突然闯入视线。



        门外风雪刮进来一位,是个年轻道士,什么叫剑眉星目?那就是。



        道士十七八模样,背木剑,腰悬干瘪酒囊,身上裹着一层雪。



        道士跳起来抖了抖身上雪,几步走到火炉边上,叹道:“店家,收拾一间房,有酒吗?筛一斤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妇人赶忙答应,放下筷子就筛酒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扫了道士一样,立马转回了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身苍青道袍,背着的应该是枣木剑,但剑身有黑色印记,像是火烧过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压低声音说道:“小心,至少在朝元三层之上,说不好是个朝元巅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话音刚落,年轻道士便抬起来头,笑盈盈道:“呦,看来是有两位同道中人啊?贫道顾怀,有礼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抱拳道:“在下卢结实,这是我妹妹卢翠花,有礼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卢翠花……胡潇潇强压下怒气,心说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种名字?教你江湖礼仪你就这么用的?



        道士笑了笑,爱叫啥叫啥,跟我关系不大。



        但他转头看了一眼负熊,笑盈盈道:“小兄弟,这火不太旺啊?贫道我衣裳湿光了,冷得紧,烦劳添些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负熊往炉边瞅了一样,火很旺啊?莫不是这人冻坏了?罢了,开门做生意,何必争这个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道长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等候时,顾怀又问道:“卢兄弟也是等船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点了点头,答道:“是啊,道长也是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笑道:“师门长辈让我寻人,我这苦差事,跑了一路直到这儿才有了点儿踪迹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道士,又是奉师门命寻人,刘赤亭已经悄然运转那股子热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不知道长寻的是什么人,我要是见过,一定知会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音传来,负熊拎着竹篓子走来,蹲下准备往炉子里添火。顾怀笑盈盈地将手臂搭在少年肩头,询问道:“这头发,怎一个弯弯绕了得?钻进去个狍子半晌都跑不出来吧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负熊笑了笑,“生来便是如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只听咚的一声,道士竟是按着负熊肩膀,将其重重扣在地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略微皱眉,转身一脚提出,势大力沉,竟是将道士踢出去一丈余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坐着没动,徐景芝则是快步走出来,扶起了负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白衣少年头上被撞了个大包,强忍着不哭,但泪水总是憋不住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甩了甩手臂,直嘬牙花子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大的力气,与妖魔为伍,那就莫怪贫道降妖除魔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皱眉道:“你有毛病吧?谁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未说完,顾怀已然拔出木剑,直刺向刘景浊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后者一个箭步上前,以小臂硬生生拦下一剑,崩拳递出却被躲开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何时,顾怀手中已经多了一道符箓,不过是一挥手,符箓便贴在了负熊身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道士傻眼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?怪哉,我……卢兄弟,咱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没说完,一拳狠狠递出,顾怀以剑格挡,即便如此,却依旧被轰出了客栈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店家出门一看,“哎呦!负熊,你咋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指了指门外道士,妇人瞬间瞪大眼珠子,抄起火筷子,嘴比腿快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杀的!老娘开门做生意,还没遇见过你这样的人!欺负孩子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过来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身别过来,刘赤亭扭了扭脖子,一步蹿出门,竟使得客栈微微晃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一拳,顾怀肚子里苦水都倒出来了二两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境巅峰,这么大气力?这还是流放之地的修士吗?



        “卢兄弟,你听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你不听我说,现在指望我听你说?



        快步上前,顶肘、摆臂,拉开一身距离之后,顺势崩拳。顾怀让过崩拳,却被一下靠飞出去三丈余远。



        牛鼻子的牛脾气,一下子就上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老子理亏让你几招,你还没完了?

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顾怀手持木剑,竟是游鱼一般贴了上来,一剑横扫,刘赤亭后翻让过,可是一股子风袭来,木剑已经抵在胸口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瞪眼道:“你这拳刚猛有余灵活不足,力气太大,速度太慢,三个回合赢不了就只能认投,服不服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冷声道:“你平白无故打那孩子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终究是理亏,顾怀只得说道:“我看错了,我道歉,赔钱,行吗?可你他娘总得让我把话说出来啊!我以为那小子是妖,看错了啊!你护着他,我当然觉得你们是一伙儿的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见打不起来了,刘赤亭便后撤一步,皱眉问道:“你不是钱玄与李稚元派来的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一脸疑惑不似作伪,皱着眉头问道:“钱玄是谁?李稚元又是谁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眼睛略微眯了眯,却没有放松防备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是找人的吗?不是来找我挣悬赏?”



        悬赏?顾怀更糊涂了?眼看实在是解释不清,他只好指着徐景芝说道:“你,去长安通道观了是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走出门,点了点头:“去过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转过头,“你不是说去了终南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赶忙解释道:“刘大哥我没骗你,我先去的长安,后到的终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将木剑收了起来,只觉得手臂生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观内桃花开了几树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愣了愣,如实答道:“五树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顾怀叹道:“那不就结了,我找她的,不信问她,之后是不是在终南得了一道令牌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坐在屋子里,始终没有动弹,低头吃饭而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徐景芝面露疑惑,“你找我?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天杀的!老娘跟你拼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哎哎哎!拦住啊,贫道我可不近女色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