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小说网 - 武侠修真 - 剑开仙门在线阅读 - 第十二章 去年山巅曾抓风

第十二章 去年山巅曾抓风

        双板斧大开大合,或猛劈或横扫,出手之凌厉,刘赤亭只能费力躲避。可是身上有千斤符,行动本就要慢许多,他也只能一边躲避,一边伺机出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原本还乐呵呵观战,但方才一瞬间,不知为何,就觉得雾气像是一张大网将她笼罩其中,根本就动弹不得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见识了刘赤亭那好似剑气的内力,一开始就没打算出手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见刘赤亭在地上一个翻滚,将符将扫倒在了地上,之后迅速翻身而起,一击肘击狠狠砸在其胸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击不知多大力气,反正那符将第二次散架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连忙后退到胡潇潇身边,问道:“这符将重新起来之后怎么比上次更强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速度也更快,力道也更沉。



        手脚动弹不得,但头是可以动的。她看了一眼符将,微笑道:“这是一张灵气减退、只相当于下品白符的符箓,撑死了也就洗髓巅峰的实力,且做不到与洗髓巅峰修士那般刀枪不入。击败他一次,第二次他就会调用更多的灵气对付你。直到灵气用尽,成了一张废符才会停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时,那尊符将再次起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第三次,身上开始浮现暗红色的符文印记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怕胡潇潇被符将伤到,忙几步跑去几丈之外。可落地之时,只觉得一股子风吹到耳朵后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紧张中被风灌入后脑,少年人忽然想起当年与邓大哥在山巅……抓风!



        方才一走神,刘赤亭甚至都来不及转身,板斧已然落下,直往要害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面色一紧,因为板斧是朝着刘赤亭肩头落下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赶忙大喊一声:“莫嘲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喊话的同时,一板斧落在刘赤亭肩头,少年人当即被一板斧砸弯下腰。可下一刻,他竟是强忍着疼痛以左臂朝着后方一击肘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符将后退十余步,刘赤亭单膝下跪,一手摸向右肩,没出血?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皱着脸,沉声道:“方才怎么回事?快把符箓撕下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扭了扭脖子,这一击百余斤是有的,但比莫嘲人的拳脚轻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胡潇潇一眼,答道:“我好像找到一点运转气息的诀窍,方才我把那股子气运到了肩头,拦住了这一击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此时,符将再次袭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瞅着大斧子盘旋着斩来,刘赤亭居然闭上了眼睛!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刚想骂他,却见那家伙忽然弯腰,一个纵步,竟然绕到了符将背后。



        咦?这是将那股子气运到了脚底对吗?



        这小子怎么忽然开窍了?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刘赤亭朝前猛地一个虎扑,双拳落下,符将再次散落一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一脸诧异,询问道:“怎么忽然能掌握了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面色略微凝重,当年抓风,不过是邓大哥逗我玩,我也逗他玩。谁想得到,会是运转这热息的诀窍?



        “认识邓大哥的第三年,我常常跟他到山顶聊天,那时候因为……反正就是心烦。邓大哥知道后,便跟我坐在山巅,让我感受风,试着抓住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顿了顿,刘赤亭又说道:“我从未抓住过风,可是方才忽然觉得就跟将气运行到某个地方让其暂停且不散,与抓风很像。但运气,比抓风简单多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并不久远,就是去年六月,山巅之上。有个时不时便咳嗽几声的青年人玩笑似的让少年抓风踩风,少年心疼重病缠身的邓大哥,便像个傻子似的去抓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也是此时,刘赤亭猛地朝前跨出,如同当年试着踩风一般,竟是将两股子热息停在脚底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刘赤亭如同被弹弓打出去一样,瞬息间便到了符将面前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符将一斧落下,这次刘赤亭也不躲了,反而以小臂挡住了板斧,右臂崩拳递出,那股子尖锐热息自拳头发出,竟是将那符将一拳洞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咽下一口唾沫,心说我在海外长大,居然在流放之地长了见识?爹爹说的果然不错啊!流放之地才是这天下最神秘的地方,远比什么元洲凤麟洲神秘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了一眼刘赤亭,少女轻声道:“符将重新聚起,会一次比一次慢。那个邓大哥还教过你什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想了想,摇头道:“都是些琐事,说起来实在是太多了。若非方才一股子凉风吹上后脑勺,我都没想到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嘴角抽搐,心说教睡觉是养气运气法门,教抓风是将气释放出来的法门。不遇到懂行的,根本瞧不出来啊!



        那个邓除夕,到底都教了这家伙什么呀?瞧着都是些寻常琐事,可是一旦他接触到原本的东西,譬如这养气与行气,那他刘赤亭就只需要想起之前所谓的琐事?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沉吟片刻,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了邓大年的意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刘赤亭一生都接触不到修士,那这就是琐事了。但只要刘赤亭接触到了修士,这些琐事,便是日积月累啊!



        不都说剑修耿直么?铗山邓除夕居然为了他如此弯弯绕?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此刻,山谷另一头,范山人愣了许久,旋即苦笑一声,拎着酒葫芦扭头儿就走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聊,无聊啊!当年陈图南曾有一卦,甲子之内中土难免动荡,甲子之后半壁江山安稳。你若是想去往海外求得更高,最好不要管唐蜀之战。现今王衍都还带着李舜玹在外游玩呢,蜀地换个皇帝不见得是坏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皱眉道:“范老贼,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范山人淡然道:“没意思,药材随便采,别太绝户就行了。对了,要保住你那李妹妹,最好赶在十一月前回去,李继岌与郭崇韬很快就会兵围成都,年前蜀国必灭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无奈道:“你晓得个屁!我那李妹妹,不懂莫哥哥的心啊!真要死了,我给她烧香呗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数百里外,兴元府的山人书铺收到了东家传信。于是乎,有位偏将领着五千兵马,聚集在了兴元府外。



        腰悬横刀的将军在一位少女面前下马,恭恭敬敬抱拳,沉声道:“末将见过郡主,见过小侯爷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稚元点了点头,沉声道:“带上发机飞火,开赴南山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将军应了一声,却还是问道:“我领命招降边境山匪,南山之中应该早就清扫干净了。何况冬日带上飞火,终南可全是山林,若是……”



        李稚元一皱眉,沉声道:“景将军,我知道你是徐温的养子,最早在杨行密帐下参军,后来被梁国俘虏,最后又投了今唐。但你做了唐军,却听不得我唐的军令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中年将军立即住嘴,转身说道:“传令下去,大军开拔,带足飞火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边大军开拔,而浓雾之中,能熟练运转体内热息的刘赤亭,在又一拳崩碎符将之后,那符将终于变作了一片黄纸,飘飘然落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浓雾聚集所形成的墙壁被一股子风吹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明明能动了,却假装动不了,刘赤亭只好将她背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躲在少年背后,偷笑不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哈!又能偷懒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心有疑惑,便问道:“那会儿你说白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点头道:“是,符箓分为白符、宝符、灵符,对应三重天,各有上中下三品,分别对应每一重天的三个境界。兵器也一样,你那把剑便是灵剑应该是下品,但也很值钱了,估计都能买个皇帝当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说起这个了,胡潇潇便笑着说道:“待会儿我给你调制药剂,但我现在无法使用元炁,药是够不到白丹的,不过这些药年份足够,可以当做下品白丹看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符箓、兵器、丹药?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听得一愣一愣的,这些天来,忽然就对这些个奇异的修士之事,萌生了极大的兴趣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他话锋一转,问了句:“邓大哥应该是被流放到这里的吧?是犯了错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赶忙摇头,“不晓得哎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是修为尽失,当然是被废了修为流放的。但那等天才都被流放,铗山怎么舍得的?其中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大秘密。这憨货太拿他当回事,我要是告诉他邓除夕的师门……将来一旦有机会出海,以他这犟种脾气,容易把自己玩儿死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走着走着,刘赤亭忽然停步,回头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疑惑道:“怎么啦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摇头道:“没事,就是……胸口那股子炙热感觉还是时不时出现。邓大哥明明让我把剑跟玉笔送去浔阳匡庐山下的高家,可是剑为什么认主我?那……将来我到了后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撇嘴道: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憨货,剑认主了,不就说明什么高家只是个幌子吗?就你这憨货还当回事儿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返回之后,刘赤亭继续练拳,胡潇潇则是忽然能动了,开始在一旁配置草药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可是……刘赤亭总觉得她欲言又止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终于,戌时已过,刘赤亭被打了个半死,摊在树下。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取出那杀猪用的大桶,看着直喘粗气的刘赤亭,有些不忍心开口。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看了看胡潇潇,又蹲下看向刘赤亭,轻声道:“小子,你能熟练掌握发出内力,杀力大抵已经相当于洗髓三层了,但已经炼完筋骨皮的洗髓巅峰相比,你的体魄太弱了。现在有个法子,是适合你这种草根出生又气血浓厚的人用的法子,但有代价,你愿意试试嘛?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呢喃道:“她都说了,不就是疼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拍着刘赤亭胸口,沉声道:“炼筋,要把你身上筋抽出来,还得你自己来。炼骨,要把你全身上下每一寸骨头敲碎,还得你自己来。炼皮,就得你自己,剥你的皮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转头看向胡潇潇,后者背对着这边。



        少年气笑道:“这叫有点儿疼?这样我不就死了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缓缓起身,摇头道:“不会,事先服下药,配合她的炼体法门,事后药浴,睡一觉就会恢复八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一下子沉默了,抽筋碎骨剥皮,还得自己来……



        胡潇潇没敢转头,却低声说道:“对不起,之前就是想着这是个捷径……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刘赤亭沉默了许久,呢喃一句:“我……我只能试试,要是我实在做不到,能不能不要失望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为何,这句话让胡潇潇有些冒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话呀?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,我失望什么?你问他做得到吗?”



        莫嘲人心说怎么就聊到我这里来了?



        认真想了想,莫嘲人干笑一声:“在你这个岁数,谁要让我这么干,我骂他家八辈儿祖宗,还要刨他家九辈儿祖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话锋一转:“但现在我会。刘赤亭,拳头大即是对,这话你认同也好不认同也罢,都有个前提条件,就是拳头大的人跟你讲这个道理时,他的拳头唬不住你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